关注地方高校:地方高校亟盼畅通“成长通道”

难获现有科研评价体系认可,影响地方院校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力——

地方高校亟盼畅通成长通道

  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是高校的四大职能之一。对地方院校来说,甚至可以说是学校发展的生命线晴雨表湖南省邵阳学院党委书记、院长曹健华说。

  然而,作为衡量学校发展状况的晴雨表,不少地方高校在提升服务当地经济社会能力方面正面临众多关卡。在记者调查过程中,多位高校负责人表示,服务社会是系统工程,涉及项目竞标、评价体系、学科建设等多个方面。那么,当前现实之下,这些环节究竟是如何相互作用,影响着地方院校服务社会的能力呢?

  地方高校科研项目申请难上加难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是评价院校办学实力的一项重要指标,其公正性也为学界所公认。每年该项目申请结果公布后,项目数量和资金额度有所突破的高校几乎都要庆祝一番。但是对地方院校来说,争取该基金项目却是难上加难。

  湖南怀化学院2002年升为本科院校,副院长宋克慧告诉记者:“10年来,学校共申报了100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仅成功两次。怀化学院的痛苦,折射出的是地方院校在各类科研项目竞争中的举步维艰。

  2012年,湖南邵阳学院机械与能源工程系参与某企业小型风冷柴油机的科研项目竞标。全系上下都对这次竞标信心满满,因为从上世纪70年代邵阳学院还是专科时起,学校就已在该领域展开研究,并有相当技术优势。别人搞的柴油机都是大家伙,我们的小型机适用于丘陵地带,农民一人就可以搬运,对提高生产效率极有帮助。在湖南,采用我们技术的柴油机占了市场份额的70%系主任袁文华说。

  然而,最终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该企业与其他高校签订合作协议,邵阳学院败北。心有不甘的他们打探原因,最后被告知因为人家是‘985’高校,企业还是更信任他们一些

  如今,事情虽已过去1年多,但袁文华谈及此事,依然耿耿于怀。我们不是没有实力,但是外界就有这个思维定式,认为重点院校什么都能拿下。遇见这种情况,我们也很无奈。

  地方高校难获现有科研评价体系认可

  重点院校什么都能拿下背后折射的是企业对地方院校科研实力的不信任。是哪些因素助推了这种不信任的形成呢?

  科研项目通常分为纵向项目和横向项目。前者是指国家、省市科技主管部门或机构批准立项的各类计划(规划)、基金项目,横向项目则指企事业单位委托的各类科技开发、科技服务、科学研究等方面的项目。

  不管纵向还是横向,按说既然立项,那么就说明项目有其必要性。然而,多名校长却告诉记者:横向项目不是由政府部门下达的,其来源很广,较容易获得。虽然其研究内容可能更贴近社会需要,研究经费也更多,但在科研评价体系中,横向项目的权重往往明显低于纵向项目。

  在现有的科研评价体系下,纵向项目对高校就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然而,纵向项目常属大体格,对人才、设备、科研资源等方面的要求很高。对地方院校来讲,其中任何一项,都是它们的劣势。对此,宋克慧有切肤之痛。由于学校无力购买各类期刊论文数据库,研究理论物理的他,每当想查阅论文,就联系东部院校的朋友,请他们将论文下载后传过来。至于搞理论研究的实验设备,那更是想都不用想了。据我了解,很多地方院校,连最基本的理论研究条件都不具备。宋克慧说。

  多位校长表示,在现在的评估体系下,地方院校不得不和“985”“211”工程院校同台竞技,犹如轻量级选手被逼着挑战重量级拳王。一名校长说:种种制约下,地方院校很难在纵向项目上有所作为,我们难以获得现有评价体系的认可,这又进一步影响到外界对学校的评价,成了地方院校争取横向项目的负面因素。

  一把尺子难以放大地方高校优势

  一把尺子衡量处于不同发展层级的高校,地方高校的一些微弱优势自然很难突显出来。湖北经济学院党委书记周元武说,地方院校都去争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这样的纵向项目,这种导向肯定不太好,必须得改。地方高校应该主打科技攻关、成果转化,服务地方,这些才是优势。

  作为一所地方农业院校,河南农业大学承担着重要的农业技术推广任务。在河南省制定的万名科技人员包万村科技计划中有省级专家100名,学校就占37名。河南省18个地市,有6个地市纳入学校的服务范围。每年,学校都有上百名教师参与到各类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去。

  然而,在现有科研体系下,学校又无法不对科研人员的考核提出相关要求。学校规定,40岁以下的教师,如果没有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不能评教授。科技人员如果奔走在田间地头,那就没有精力做实验、写论文和完成课时要求,如此一来,必将影响职称。河南农大教师张光辉说,我们的长项是推广农业技术,农业部门也提倡推广型教授,但却一直没有相关政策出台。

  邵阳学院生物与化学工程系是服务当地食品工业的主力军,年年为当地企业解决技术难题。该系成功攻克柑橘皮渣后续利用的技术难关,可将其做成功能食品、果冻、饮料、软糖等,实现当地每年3万余吨柑橘皮渣的零排放,大规模应用于生产后,能为湖南柑橘加工业年增产值20亿元。

  曹健华说,地方院校扎根当地,与基层联系紧密,在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中,可以大有作为。我们也进行了一些改革,如减免教师工作量,鼓励他们服务地方。但总框架不变,我们的变化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我们很盼望有更高层面的政策,以此建立切实有效的分类指导体系。(记者 高毅哲 柯进 纪秀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