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中西魔幻电影中的英雄主义比较

本文以近年来广受欢迎的魔幻电影为研究对象,从文本层面与文化语境对东西方魔幻电影中的“英雄主义”主题进行了比较。关键词:魔术电影;英雄主义;文本;文化语境;中国图书馆分类号:J905文件识别号:A文章编号:2095-4115(2014)03-34-3魔术电影,顾名思义,是以魔术、幻想和神话为主题的电影。在中国和西方的“成人童话”魔术片中,“英雄主义”的主题一直很受欢迎。随着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心理结构往往会发生相似的变化,文化精英会从自己的族群中选拔出来,塑造出各种各样的英雄,“因此,东西方都有自己的文化中对英雄的神话崇拜。

无论是《指环王》中的佛罗多,还是《蜀山玄天中》,当英雄们进入魔术电影时,他们的“英雄之旅”都符合中国和西方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主流价值观和大众心理诉求。在中国,宗白华曾经说过,“舞”是中国的一个典型艺术领域。中国的书法和绘画趋向于飞扬。庄严的建筑也有屋檐,展示舞姿。2。中国的绘画、戏剧和中国的另一种特殊艺术,书法,具有相同的特点。这就是舞蹈精神,即音乐精神,这是对中国艺术文化特色的追求。在中国魔幻电影中,无论是“无极”华丽还是“蜀山”典雅,都体现了中国式音乐诗意美的启蒙英雄。

这位希腊圣人曾说过:“眼睛比耳朵更准确地见证人。”在古希腊语中,“我知道”就是“我知道”。西方追寻真理的精神一直渗透到电影中。现代西方先进的数字技术所带来的视觉奇观已被应用于魔幻英雄的塑造中。无论是《指环王》中的咕噜声,还是《龙骑士》中的飞龙声,我们都要相信,英雄在魔幻世界中的冒险是真实的,连神灵和飞龙都是不可怀疑的。在电影中,我们从景观、服装、道具、艺术等方面清楚地感受到了东西方不同文化背景对神话的不同解读。

因此,在文本层面上,作者将重点探讨英雄演绎的相似性。(1)英雄的起源是非同寻常的,几乎所有的魔术片都把英雄的成长过程描述为“普通人”。即使他们有神圣的人格,他们也不会在一开始就醒来。这里用双引号括起来的“普通人”似乎很普通,但实际上他们是生活在普通人、孤儿或阶级中间的特殊小群体。孤儿。在电影的开头,有血腥的场面。世界霸权根据其诞生的八个字寻找“风”和“云”。他们看着他们的父亲、亲戚和朋友被世界协会的手脚砍死。

面对匕首、刀剑、阴影和血腥风暴,年轻人仍然惊惶失措,但仇恨的种子也在此时。被人群淹没。聂人旺的儿子聂峰也亲眼目睹了母亲被羞辱,父亲受伤,从悬崖上摔下来。孤独和恐惧伴随着他的童年,成为他的噩梦。正是仇恨和悲伤使这两个孤儿走上了为正义复仇的道路。正如电影中的台词所说,“当风和云改变的时候,金林是游泳池里的一件事吗?”在西方的魔法电影中,故事主角哈利波特失去了父母,在姑姑和叔叔家里长大,但他在那所房子里受到歧视和虐待,对自己的魔法能力一无所知。

只有在那封决定性的信到达之后,他才逐渐了解自己的生活,开始尝试学习魔法和与伏地魔战斗。从英雄诞生之初到对自己命运的了解,了解他责任的受难阶段可以看作是英雄长途旅行的预备期,使不成熟的英雄有机会发火。英雄年轻时,父母的爱缺失,促使英雄们实现了无忧无虑的自我实现。孤儿或孤儿的英雄们去了现实世界之外的魔法王国,寻找现实生活中缺失的爱。(2)自我实现——超我的英雄之旅;(3)在魔幻电影中,无论是《指环王》中的佛罗多的冒险,还是《西游记》中的吴空之旅,无论是《纳尼亚传奇》中的埃德蒙的转型,还是《蜀山》中的玄天宗的复仇,都有着相似的英雄之路,也就是说,从《奥瑞》中走出来的。

对我自己来说,对超我来说。变形。弗洛伊德对本我和自我之间的关系有一个比喻:“我是一匹马,我是一个车夫。”马是驱动力,车夫指挥马。自我控制的身份证,但马可能不服从,两人将死锁,直到一方屈服。弗洛伊德对此有一句名言:“本我过去在哪里,本我应该在哪里。”本我就像一个门垫,在“三个暴君”、外部世界、超我和本我之间的裂缝中,试图调整他们之间相互冲突的要求。例如,在西方魔幻电影《纳尼亚传奇》中,露西修女是纯洁可爱的,苏珊修女是智慧与爱的结合,彼得修女是勇敢果断的,相比之下,埃德蒙在四兄弟姐妹中的“自我”形象并不突出,甚至有很多缺点。

因为他天真贪婪的身份,他无法抵挡王位下白女巫的诱饵和美食,转而作恶。他犯错误的根本原因不是白巫婆,而是埃德蒙自己的弱点,也就是说,他的身份证不是由他自己控制的。爱德蒙亲眼看见山羊托马斯被白巫婆冻死了。直到那时,他才完全认出白巫婆的真面目。埃德蒙心里痛苦地挣扎着。经过一些精神上的自我救赎,他回到了兄弟姐妹的怀抱。他与兄弟姐妹并肩作战,最终实现了超我的升华,完成了英雄的道路。在中国魔幻电影《蜀山传》中,导演徐克巧妙地运用了中国特有的“元神”概念来阐释外在自我(在他人眼中)与内在自我(在我眼中)之间的关系。

根据电影《蜀山传》的记载,弟子丹沉子因为被血妖送来的邪尸送来而入侵了他的“元神”。也就是说,我被邪恶势力扰乱了,我的身体(自我)不受我自己(身份证)的控制。于是,他打开了杀戒,给峨眉带来了一场大灾难。最后,丹沉子选择了死亡,将身体与精神完全分离,并以生命的终结(超我)完成他的英雄觉醒。_对比文化语境中英雄主义的差异,我们可以看到东西方魔术电影中不同的“魔幻”感受,其原因在于不同文化语境下的文化现象是不同的。

下面将从具体电影的角度分析东西方不同文化语境下英雄主义的差异。(1)指环王的骑士精神和蜀山的侠义精神;西方的骑士精神和中国的侠义精神似乎都是表面上的战争和武术的主题,都赞美英雄主义。他们相信正义会战胜邪恶。随着文化精神逐渐从文学中抽象出来,它们代表着东西方不同的文化思想。与侠义精神相比,侠义精神是高尚的理想,是非主流群体的解脱,是制度的建立,是封建制度的反抗,是保卫民族的英雄,是江湖中的孤单游子。首先,在社会地位方面。

在《指环王》中,真正的人类领袖阿拉贡有着优良的血统,是纯洁而优秀的人类血液,是王室中最真实、可能是唯一幸存下来的后代。在中国电影《蜀山传》中,主要关注的是峨眉派和昆仑派,他们代表了正确的道路,以及邪恶的泉水、血妖、红尸等人物。在徐克的规划下,蜀山的世界被划分为仙境、人间、魔幻世界等不同的空间。在身份认同方面,西方骑士精神“血”重的不是江湖派,而是东方骑士精神走向主人的道路,似乎唯一可行的途径就是向某个宗派转化。

例如,昆仑派玄天宗和峨眉派丹沉子是评价中国武侠地位的关键因素。其次,从视域上看,英雄主义主要表现在战争上,西方骑士精神主要表现在群体战争上。忠君爱民是贵族骑士的特点。因此,骑士们大多是通过群体战来实现他们的英雄价值,特别是在三王回归的时候,阿拉贡受到了刚铎的紧急召唤。知道阿拉贡决定走死者的路寻求帮助。阿拉贡以埃西多子孙的名义,召唤死者战斗,并取得了巨大的胜利。梭伦战败后,阿拉贡被加冕为贡多和阿诺德国王,皇帝统治世界的时代终于到来。

在《蜀山传》中,侠义之士的英雄气概往往是通过单独作战来实现的,即使是集体对抗血妖泉,他们也使用完全不同的武术,而实用而致命的独特技艺是中国侠义之士毕生的追求。第三,对于骑士来说,3W(酒、武器、女人)是必不可少的。贵族出身和斗争的问题已经在上面讨论过。在这里我们要说的是,女人对西方骑士和中国骑士有什么不同的意义。在《指环王》中,阿拉贡和精灵雅文·安多米尔讲述了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雅文是阿拉贡害怕莫多的唯一原因。

在影片中,我们看到了骑士精神中队对爱情的认知和追求,爱情甚至成为了骑士战斗的力量。在中国,美丽的女人通常被称为“灾难之水”。骑士精神的成功往往需要爱的牺牲。例如《蜀山传》中,主人公玄天宗对古越大师或赵英奇的爱,就成为玄天宗的一道魔障。对于中国骑士来说,女性与西方骑士完全不同。他们是骑士个性的弱点,大多数阻碍了他们的修行。(2)潘神迷宫的基督教气息和“压倒世界”的儒教、佛教、道教;“潘神迷宫”是2006年上映的一部魔幻主题电影,借助儿童视角完成了对“成人童话”的解读。

它讲述了一个女孩奥菲莉亚的故事,她完成了潘的艰巨任务,并通过牺牲挽救了她的生命。在奥菲利亚,我们看到许多基督教的原型。首先,标题“动物迷宫”被翻译成“动物迷宫”,而“迷宫”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往往被观众忽视。迷宫是基督教教堂经常出现的一种模式。寓意是每个人的灵魂都必须经过轨迹,在人生的曲折中只能前进,没有出路。一旦你选择走迷宫,专注于思想可以走到中心,证明你已经找到了灵魂的最深处。奥菲莉亚,电影中的英雄,进入迷宫,必须完成三个任务。

第二,在潘神地下宫殿探险的第二次任务中,奥菲莉亚因为贪婪地吃了两颗葡萄带来厄运而失去了潘神的信任。这与旧约记载一致。在创世记中,亚当和夏娃违反了命令,吃了歧视之树的禁果,这导致了厄运。第三,在第三个角色中,奥菲莉亚的血液滴入迷宫的中心,就像耶稣用自己的血液和身体偿还人类的坏账一样,从而实现了人类的拯救。奥菲莉亚像耶稣一样死了,复活了,成为救世主,在下面的宫殿里获得了永生。冯云雄霞是一部中国神剑片,讲述了冯云兄弟从拍摄地到人物设置再到故事情节发展的复仇之路,反映了儒佛道的渗透。

首先,在武侠布庆天与儿子布景云的第一次对话中,突出了儒家的“仁爱”。一把好剑可以使生活不受武功的支配。它也能使人像老虎一样有力量增加翅膀。但是谁能用这把剑最厉害呢?云你记得!仁是不可战胜的!“仁无敌”一词来源于孟子,原文“勇者无畏,智者不惑,诚实有信,仁者无敌”,意思是仁者天下无敌。影片中的主人公无疑是郭富成的惊心动魄的一步,因为他亲眼目睹了霸权主义的手脚杀父夺天下宝剑,复仇已成为十年艰苦实践的唯一目标。

在中国传统儒学中,孝义是“天经、地义、人行”。从深层意义上讲,复仇,尤其是杀父复仇,可以理解为一种极端的孝道方式。其次,拍摄团队以四川乐山大佛风景区为拍摄场地,整部电影都被佛教禅宗所覆盖。此外,电影中的特殊人物、先知“泥菩萨”和佛教僧侣武士的设置都是佛教思想的参考。在影片的最后一集,聂峰联合起来惩罚叛徒。他一步一步地杀死了教练的霸权。聂峰拦住他说:“凡事都太穷尽,命运注定太穷尽。”他还把“元”这个词放在佛教里。

第三,纵观电影,冯云两兄弟,崇敬师者,学习艺术,修行于自然,仿佛成长之路其实就是道家修行的模式。另外,在影片的关键点,当英雄与隐士剑客竞争时,剑客用中国道家独特的“元神”来对抗英雄,但朱无缘无故地打断了剑客的肉体,使剑客的元神消失。这些“天人合一”的电影片段反映了道家精神的本质。第三,探索新的整合。今天,全球化和全球村不再是一位天才的传播预言家麦克鲁汉的想象和言辞。”全球化不仅促进了全球金融和经济的积极发展,而且促进了各种文化的“现代性”发展。

文化(包括电影)的现代性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现代性呼唤下民族文化传统和内在精神的现代转型;另一方面,它表现为我对外来优秀文化的多重利用,“取教”的实施,并进一步深入到他们的血肉之中,即外来因素的本土化。电影《无极》是陈凯歌导演2005年的魔术作品。虽然电影中充满了各种中国元素,尤其是淡雅的中国风格诗意境界,但在塑造真正的英雄昆仑时,却包含了昆仑的价值观、周边人物的设置、情感冲突、人物的对话和叙述。

它借鉴了西方古典情结。这部电影以古希腊神话的风格开始。命运,这种神秘而不可抗拒的“法律”已成为人类生存的最大悲剧。故事的真正开始是主人杀了国王后,张柏芝公主的第一幕“倾城”就在皇城的屋顶上立刻提醒人们,希腊的海伦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倾倒之城”的名字其实是一个象征,所以有了自己的命运,它正与预言的全身相遇。事实上,电影中的英雄是“花甲”的主人公。这个人可以是光明的,也可以是昆仑的。在“君臣父子”的传统儒家关系中,“王”是万人之父。

杀“王”夺“公主”实际上是“亲生母亲”的情节。于是陈凯歌使“花甲”大师(昆仑)成为真正的“种族灭绝”英雄,故事正式展开。在好莱坞,中国神话主题的运用是灵活的,功夫之王只是对西游人文化的重新诠释。”“功夫之王”是一个关于美国青少年的梦想。电影中真正的英雄不是酒仙露颜,不是神秘的沉默和尚,不是孙悟空,而是一个贾森,一个与理想金环棒有关的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孙行哲”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吴承恩以“天宫造景”、“以武力卖生死书”等故事,塑造了一个勇于抗击权力集中的经典形象。

孙行知是中国下反叛组织的发言人。在好莱坞大片《功夫王》中,我们看到了美国式的“孙兴仁”。首先,从“金环棍命中注定的人”的定义出发,金环棍是孙兴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代表着中国功夫,也就是力量的象征,金环棍的主人公是电影中的“力量”、真正的英雄、杰森。其次,来自现代美国唐人街的少年迈克尔·安格拉诺,通过无门之门来到古代中国,以抵抗天田元帅的邪恶势力。事实上,这部电影传达了美国的自由和民主理念,以挽回中国邪恶势力的统治,而杰森是美国自由和民主的代言人。

在电影中,战斗过程被抛弃,邪恶的天堂被抛弃。元帅最终在贾森的指挥下去世,这也符合好莱坞对美国英雄的描绘。最后,从贾森的经历来看,他不同于中国“破坏人类欲望”的复仇方式,而是一个中国古代青少年成长的故事。虽然它只是“庄州梦中的蝴蝶”,但在贾森的成长过程中,他收获了友谊和爱情,就像电影最后所说的:“他也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得到了生活的真谛”。到目前为止,这部电影满足了每一位观众的美国个人英雄梦想。由此可见,在全球化和文化资源共享的大背景下,东西方当代魔幻电影在解读“英雄主义”主题时,汲取和吸收不同文化的精华,为电影本身增添光彩。

第四,结论:本文从文本到文化语境,对魔幻电影中的英雄主义进行了简要分析。在文本视野中,主要分析了东西方英雄人物的相似性、相似起源和成长路径。在文化语境层面,本文主要分析了在文化交流全球化的背景下,东西方魔幻电影的差异,拓展了魔幻电影的新发展方向。当代魔幻电影中英雄主义的诠释与东西方传统文化以及近现代文化语境密切相关。这使观众在体验电影中难以实现的英雄魅力的同时,更深刻地感受到东西方文化的魅力。参考文献:1小兵。

太阳英雄神话奇迹M。台北桂冠图书有限公司,1992年1月。2百花。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6。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6。Ausigmund Freud,Lin Dun等人翻译。上海翻译出版社,2011,9。。